2023,另一个角度

认识不认识的摄影人都在用照片总结自己过去的一年,思考了很久要不要凑这个热闹。想来并没有特别珍贵、值得留存的回忆,更没有足够出彩的照片,拿出来也撑不住场面。

不过细想,或许还是需要一份以图为主的快速回顾。

故有此文。

前方致死量图片警告。为保证阅读质量,大部分图片仅展示压缩版本,可点击图片查看原始大图。

文中所有图片均以 知识共享 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(CC BY-NC-SA 4.0) 协议授权免费使用。部分图片另有 Unsplash 版本,由 Unsplash 分发的图片遵循 Unsplash License

色彩可视化:从图片制作 CIE 1931 色谱

一直以来,针对色彩的讨论都是「玄学」重地。无论是手机还是相机、镜头,评测里绝对少不了大谈特谈一番「色彩」,却又鲜有人真能说出个门道。若设备有明显色彩倾向,或许还能用上个「偏黄」「发绿」之类字眼,对于「佳能拍人像、尼康拍风景」,或者「苹果真实而寡淡、小米浓郁而偏暖」,听着就只是一种刻板印象了。

但这又确实是一个,长久以来一直都可以严谨量化的领域。哪怕以 1931 年国际照明委员会提出 CIE RGB / XYZ 色彩空间作为起点,至今也已有八十余年,甚至比现行使用最广泛的 JPEG (ISO/IEC 10918-1:1994) 标准都要早半个世纪。到今天,几乎所有图片都会附带一个 ICC 文件,专门用来完成色彩管理工作;无论是还原到线性 gamma,还是从线性 gamma 转换至 CIE / PCS XYZ 再进一步绘出 CIE 1931 色谱,哪怕不是非常简单,至少也有标准可循。

这也是一个,长久以来一直欠缺严谨量化的领域。1931 年画出的那个舌形图至今仍具有相当理论价值,可即使是 DXOMARK 这类专业评测,都鲜有针对镜头色彩的测试;DPReview 曾经有 相关对比 ,给出 CIELUV 的色域分布,但它最多只能算是同一相机不同输出模式的比较,不具备太多参考意义。至今可能只有先看走得最远,他们在 视频 里提到,日后将与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合作,把色彩表现能力纳入评测内容。尽管视频中的评测方式不一定适用于计算摄影,如果他们后续开始对色彩进行客观评价,那也是评测行业一个不小的进步。

触动我的则主要是群友的博客: 《「所谓玄学」Part I:给色彩,打上花火》 。在这篇博客里,群友波波通过限定环境标板测试与实拍测试,证明了色彩的可量化性,并且通过标板的测试结果,成功解释了不同镜头在实拍测试中的表现。然而,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、标板、严格到色温的光照条件,这些名词离普通人都太远了。有没有办法直接从照片获得色彩分布呢?

nftables 入门:从配置文件到端口转发

这学期前,学校防火墙迎来一波升级,路由器上本来用于绕过多设备封锁的方式尽数失效,考虑到它还跑着非常古老且风评不佳的修改版 OpenWrt,也是时候进行一点系统升级了。新系统最先困扰我的问题就是防火墙变动,OpenWrt 22.03 起,防火墙由 fw3 切换到了 fw4 ,底层也从 iptables 变成了 nftables 。相较于 iptables,nftables 配置更灵活,语法更友好,并且可以直接接管 Xtables ——或者说此前整个 iptables 大家族——的功能,从 ipset 到 mangle 无所不能,但对于习惯 iptables 的用户来说,底层突然切换无疑会带来一定学习成本。

好在, nftables 的强大并不意味着它难以上手。正相反,花两天时间与它相处后,我发现借助详尽的 官方 wiki ,我能迅速熟悉这个新工具,甚至开始依赖起它带来的一些新特性。虽然 iptables-nft 可以非常方便地将 iptables 语句翻译为 nftables 配置,但它毕竟只是一个转换,更适合用于兼容古董软件,而且一些高级特性也无法被它正确识别,掌握如何自己配置 nftables 依旧重要。因此我将我的经验写在这里,希望能帮到更多初次接触 nftables 的读者。

本文默认读者拥有初步的 Linux、SSH 及计算机网络知识,否则可能会因为专业术语过多而导致理解困难,还请谅解。
我的设备为红米 AX6,系统为自己从源码构建的 ImmortalWrt 23.05 SNAPSHOT,部分操作在不同设备上可能不同。
事实上,官方 wiki 对于上手来说也非常不错,如果英语阅读能力过关,可以直接参考 Quick reference-nftables in 10 minutes

原理:从 Netfilter 说起

在 MIUI EEA 上自己动手实现 NFC 卡模拟

前些日子对手上的 Pixel 6 Pro 忍无可忍,趁着好友换小米 14 的机会,带走了他的小米 13。作为对日用系统有着严苛要求、见不得一丝广告的人,到手第一件事自然是解锁刷国际版。由于 EU 版 只是 基于国行系统第三方 魔改,我对它也不太信任,选择了从底层上就不一样的 EEA 版,它由官方发布,专为欧盟地区定制,理论上广告和遥测都很少,而且深度集成 Google,对于 Pixel 用户来说迁移起来也很方便。

EEA 版本哪里都好,唯独缺了一项重要的功能:NFC 卡模拟。在国行系统中,这一功能由「钱包」应用提供,它以特殊的方式集成在系统底层,能够直接与安全模块通讯;EEA 版由于底层不一致,系统内没有安全模块的选项,向系统内塞智能卡组件更是直接闪退。尝试使用 Card Emulator Pro (NFC 卡模拟) 也以失败告终,我并不确定它生成配置的原理,但它似乎只是往固定的位置塞固定的文件,一旦 NFC 配置不同就会失效,甚至直接使 NFC 功能不可用。

除此之外,可能是由于安全模块仍在工作,直接读取手机的 ID 得到的值不是固定的 01, 02, 03, 04 ,而是 08, XX, XX, XX ,其中后三位完全随机,难以直接全文搜索替换。由此看来,唯一能够实现这一功能的方式,就是自行提取、修改系统的 NFC 配置,再将其刷回。我将我的解决办法记录于此,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。

在时代中心呼唤艺术——从《摄影小史》谈起

最近读完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 年出版的《摄影小史》,收录了 瓦尔特 · 本雅明Walter Benjamin 著四篇论文的中译本,其中《摄影小史》(1931) 和《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》(1936, 下称《机械复制》) 尤其具有参考价值与思辨意义,让我一个非科班、纯用爱发电的爱好者,也觉得该为读完这本书而写点什么东西了。

受这两篇文章本身 论文essay 属性、译本差异以及语言鸿沟等因素限制,本文试图在记下阅读感受的同时,结合艺术、摄影及文化史有关内容,解释一些书中较为复杂的概念,同时结合时代加上我本人的思考。无论你是否读过原著、是否认同本文观点,都希望能给你带来一些启发。

本文约 8500 字,阅读约需 30 分钟,全程量子叠加态有图,请放心食用。

瓦尔特 · 本雅明

理解一本书前提是理解作者,《摄影小史》也不例外。如果用一句话为作者定性,瓦尔特 · 本雅明 (1892-1940) 是一位隶属于法兰克福学派、笃信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犹太人、文化理论家。如此便算是交代了历史背景,足以理解本书的写作意图与作者许多观念的形成原因。本节还会简述一些与他相关的重大事件,它们摘译自斯坦福大学哲学百科全书 瓦尔特 · 本雅明词条 ,若是不感兴趣,直接跳到下一段也无妨。

解决 Google Photos 备份照片的时区异常

我的数据备份方案 所述,我的照片通过 Pixel XL 上传至 Google Photos,以便随时随地翻阅。这一方案体验一直很好,直到我先后购入了两台发布于 2010~2015 年的相机。不知为何,它们直出的照片在 Google Photos 网页端顺序混乱且没有规律,还常有显示日期错误,点开详情看时间却正常的问题,而手机拍摄的照片与经过 Photoshop 后期的照片则相当正常。经过一番探索,我发现问题主要出现在时区上,我上传的照片时区从 GMT-8 到 GMT+8 都有,导致照片排序混乱不堪。

Google Photos 的时区错乱

一番折腾后,我最终以较优雅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,以下是我的探索过程与解决方案:

定位问题

已知是时区问题,首先就要弄清楚 Google Photos 如何确定时区。根据 Google 到的相关资料,Google Photos 会优先使用照片的 GPS 位置来确定时区,其次是照片 Exif 中包含的时区信息。然而,发布于 2016 年的 Exif v2.31 才正式加入时区偏移值,2016 年以前发售的相机自然不会支持。在没有 GPS 也没有时区的情况下,Google Photos 会使用多个办法估计照片的预计位置,例如其它设备的位置、具有相似内容的照片的拍摄位置等,没有启用预计位置时,它的时区判断依据就变成了 上传 IP

奔向 20 的我,与我 22 的故事

依稀记得 10 岁时,我盼望着时间流逝,想要尽快成为大人;而十年之后,我离 20 岁已经不远,或许已经逐渐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大人,却发现转瞬间,一年时光又要划上句号。

今年过得实在太快,甚至没有机会思考自己,想了许久,我决定将一年拆散成几个主题,它们交织着,构成了「我」奔二年代最后的故事。

本文约 4000 字,全程有图,请放心食用。

还来不及学会珍惜

Regretting to Regret

寒假将至那几天,在五一广场旁某个酒店,我用《紫罗兰永恒花园》,试图告诉另一个人也告诉自己,什么是爱、如何去爱;在过得太快的年里,我难得地与各路好友聚首,在小城中四处游走,用美食作为冬日温暖。一顿火锅、数次炸鸡与不计其数的烧烤下肚后,回首远望来时方向,仿佛我与过去距离还不甚遥远,仿佛时光还没来得及形成沟壑,黄金时代余韵不绝,在我的心中激荡。

2022 年,ARM Windows 笔记本能用了吗?

故事开始,还得从 2020 年 11 月苹果发布会说起。那天,M1 芯片正式发布 ,将 ARM 芯片的笔记本电脑带入寻常百姓家,以超高能效和超长续航一举成名,彻底改变大家对 ARM 的印象。偷偷嘲讽 Mac 用户没游戏玩时,我内心不免好奇:这是什么来自西方的神秘魔法?ARM 桌面处理器居然这么神奇??直到那时,搭载 ARM 处理器的 Windows 设备才正式进入我的视野。

然而,苹果对于穷学生来说实在是太遥不可及,当时我才刚入手 LG Gram 五个月,对它抱有相当好感,再加上各种渠道听说 ARM Windows 笔记本搭载的 WoAWindows on ARM 还是个半成品,不适合作为主力,于是萌生的想法被搁置,一拖直接拖到苹果发布会两年后的另一个 11 月。当我发现 LG Gram 二手价格已经跌到不堪入目,我的笔记本使用需求逐渐轻量到「能办公就行」,我知道是时候做出改变,拥抱一点新东西了。心一横,一天后到手一台 Surface Pro X,本文则是对我和它磨合过程中,写下的一点记录与思考。

太长不看:能用了吗?

能用了,甚至很好用。许多软件都提供 ARM 支持,x64 软件通过转译也能正常运行,除 Canon 的打印驱动外几乎没有不兼容。这里是常用软件及 Windows on ARM 体验对照表,后面 体验 部分有各种场景的综合体验评分,可以作为参考。

优雅地在 WSL 1 上使用 CanoKey 进行 PGP 认证

六月初,苦苦等待许久的 CanoKey Pigeon 终于上线第二批,拿到之后,我非常兴奋地用它绑定了一大堆常用网站的 两步验证2 Factor Authorization (2FA) ,折腾半天后发现一个问题:如果对 OpenPGP 和 PIV 没有需求,仅仅把它作为 2FA 工具使用,我好像还不如直接用 Apple Watch 上的 Authy 来得安全、方便。

而且我有很多个理由拒绝 OpenPGP / PIV。两者在不同平台上需要各种配置,至少对于坚定的 Windows + WSL 用户如此;文件形式密钥备份起来非常不方便,尤其是出于安全性考虑,还有多介质备份 + 脱机条件一次性操作 + 主密钥、三个子密钥、撤销凭证备份、有效期、使用方法不同等等要求;各种操作都需要不同长度、不同作用的 PIN,我能记住超过三个 PIN 就很不错了,可能对于许多用户,需要的密码越多,越可能使用雷同密码或弱密码;最重要的是无法保证跨平台可用性,万一某一天出门在外突然有认证需求,却只有 iOS 设备,那直接完蛋;比起记住一次到处通用,数据、设备全部丢失也不会掉的密码(体系),实在是脆弱、复杂太多。

但当我百无聊赖坐在电脑前,望向放在桌上吃了两周灰的 CanoKey,我又感觉可以试试看。就算不把它作为主要认证方式,至少玩玩看嘛。于是,在我花费大半个上午生成 key,再将 Windows 的 gpg-agent 塞进不支持访问 USB 设备更别说 CanoKey 的 WSL 1 之后,我写下这篇文章作为记录,以便此后能随时回顾,希望能帮助到同样有需求的人。

刷写 vBIOS 途中断电,我的自救复盘

a.k.a. 《一个学生不带脑子刷 vBIOS,这是他的显卡发生的变化》

太长不看:

若 N 卡在刷 vBIOS 的过程中遭遇意外断电,随后主板自检反复重启,例如 DRAM - CPU - VGA 灯轮流亮,请寻找 能够亮机并且拥有 PCIe 槽的设备 ,例如使用核显、亮机卡或者雷电接口显卡坞,开机过程中按住 Esc + C 进入 Windows 安全模式(或任意恢复系统,至少要阻止 NVIDIA 驱动加载),确定设备管理器中列出了损坏的显卡,再使用 nVFlash 刷回 备份的原 vBIOS

如果没有核显,则可能需要将坏卡接在主板的副 PCIe x16 槽位上。我将亮机卡接在副槽上时,主槽上接坏卡则仍然会反复重启;交换后才能正常启动。

如果亮机卡也是 N 卡,在刷写原 vBIOS 时需要手动指定设备序号:首先执行 nvflash64.exe --list ,此时应当会出现一个列表,其中格式如下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