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 年,使用 Windows Phone 7 天

小众、多彩、塑料机身、Windows 内核、微软打造,在这些词条的加持下,我对 Lumia 的兴趣,早在《丧尸围城:瞭望塔》见到 Lumia 的身影,对 Lumia 1020 标志性的镜头模组印象深刻之前就已经产生。后来,Android 和 iOS 分庭抗礼,前者在一些方面越来越糟糕,这没能解决 Windows Phone 的颓势,却是我「润」到 Windows Phone 的首次冲动。直到前几天,在二手🐴看到一台崭崭新的 1020,我毫不犹豫果断下了单。

拿到手后才知道,这台设备没那么美好。它被排除在 Windows 10 更新列表外, Windows PhoneWP 8.1 的支持早已结束,它已经无法再通过设备内渠道获得软件更新,同时还存在诸多问题及 bug。尽管如此,我尝试了将它作为主力机七天,并将历程与感受记录如下,以期帮助每一个渴望踏入这个坑的人。

本文全长约 5000 字,阅读约需 12 分钟,内含少量插图和致死量吐槽,请谨慎食用。

在 OpenWrt 上打造 Rickroll 访客 Wi-Fi

昨天在 TG 上看到隔壁频道的点子:必须观看一定时间 Rickroll 后才允许连接,并且每次暂停会 +10s 的访客 Wi-Fi,顿时震惊:「原来还可以这么搞??」仔细分析可行性后发现,这个访客 Wi-Fi 原理并不复杂,有折腾 OpenWrt 经验并且写过一丢丢 HTML 的话极其容易上手,于是将步骤记录如下。

0. 准备条件

  • 一台运行 OpenWrt 的路由器
  • 一台能联网并且能 ssh 的设备
  • 一点点计算机网络及开发知识
  • 一点点折腾精神

我自己使用的是红米 AX6 基于 LEDE 的自编译固件,因此能深入地自主精简、定制,如果没有自编译固件的条件或想法,可能会遇到一些奇妙的依赖问题。推荐选择闪存容量大或可扩展存储的路由器,防止折腾半天发现没有留给视频的空间。除此之外,如果想对这个访客网络进行限速(比如使用 SQM QoS),那么也许还需要较强的性能。

航道,四季与歌:2021 的年度总结

初代 Cytus 的设定很有意思,作为人类永生的载体,为了防止人类的记忆被新的记忆覆盖后的情感消失,机器人们会将情感化为音乐存储在名为 Cytus 的空间,每过一段时间就使用这些音乐感受情绪与灵魂。

作为人类,浑浑噩噩中度过的每一天,我同样依赖音乐触摸我的灵魂,而在我选出来的五首歌里,是我过去一年的故事。

本文长约 4800 字,阅读约需 12 分钟,全程无图,请放心食用。

暮冬:你啊 为何不愿停下

寂寞的人呐 显得不慌忙啊
雨下得再大 你啊 为何不愿停下
越冠冕堂皇 越贪嗔痴狂啊
折不折又怎样 你是我永不凋谢的花

Ring - 堪折

一把钥匙一把锁,我的双 PC 工作流

学期初,我终于攒出了人生第一台台机。R7 2700X (Zen+) 和 1060 的配置,时至今日最多中端水平,对于一个 使用忍受 了一年轻薄本的人来说,却足以被称为一次飞跃。约两个月后的今天,我设想的两种极端情况(完全抛弃 Gram / 完全依赖 Gram)都没发生,而我则已经摸出了一个适合自己的方案:一把钥匙(LG Gram)对应一把锁(台机)。正式开始之前,先从硬件配置说起吧。

硬件配置

台机 Gram
CPU Ryzen 7 2700X i7-1065G7
GPU GTX 1060 Iris G7
RAM 8GB 3200 x2 16GB 2933 x2
屏幕 4K (ppi 183.58) 1080p (ppi 157.35)

如上所示,我并没有给自己攒出一台秒天秒地的 台机空气 ,在 2021 年的今天,我不得不在 配置预算 上做出不少妥协。好在以前从未将这么强悍的配置(即使中端)作为主力,这些妥协并没有影响我的体验,倒很适合我反复考量这两台机器的使用场景与职能。以下是我考量过后的结果:

使用 Indirect Display 虚拟显示器,全屏 Moonlight 串流

前几天终于用上了极为先进的 Moonlight,体验到了在移动端低延迟畅玩 3A 大作(主要是躺在床上推《魔夜》),却也遇到了一些不爽的地方,比如目前移动端设备千奇百怪,常规电脑渲染的 16:9 的画面,几乎不能在 2021 年的移动设备上铺满屏幕。怎么办呢?极客湾选择把用不上的输出接口与用不上的显示器接口连接起来,调整这个不存在的显示器的大小;市面上也有很多 HDMI 诱骗器,几十甚至十几块就能解决问题;我在看过蚊子大佬的博客后,选择动手折腾一个 Indirect Display,试试在不依赖外部设备的情况下,虚拟出第二个显示器用来串流。

因为不同设备的屏幕分辨率、刷新率不尽相同,使用 Indirect Display 还得信任签名时使用的证书,因此本文不会提供编译好的版本。不过编译并不复杂,具备计算机基础知识即可。

STFW.info 现已正式迁移至 RachelT.one!

Rachel 建站以来的第一次域名迁移已完成!从原来一时兴起注册的 Search The F**king Web 到 Rachel T / Tone,希望能够使网站更独一无二!

STFW.info 将在 2022/04/22 过期,在这期间,对原域名已迁移部分的访问将被重定向至 RachelT.one 对应的子域名,无需迁移部分保持不变;过期后,对 STFW.info 的访问将不再由我控制。若您收藏了过往文章或订阅了我博客的 RSS,建议在旧域名到期前尽快更新。我对域名迁移导致的不便深表歉意,欢迎您随时通过 RachelT.one 中的联系方式向我反馈迁移后出现的问题。

迎接又一次意难平

在我从面试教室出来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想过,第二天迎接我的是拒绝。就像我也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生活真的是一盒巧克力,昨天吃到的还夹着牛奶的香味,今天就变成了 100% 的黑巧,甚至连可可香味都没有。

和我经历过的那么多重要节点一样,在结果揭晓的那一瞬间,我的内心平静似水。和我经历过的那么多重要节点一样,它留下了又一次深刻的意难平。我释然了吗?我不知道。

从本地到云端,我的数据备份方案

本文是一篇小短文,以电脑故障为契机,我探索了常见的、无需自备独立服务端的备份方案,并将权衡利弊后我最终采取的方案及部分思考记录在此。

我主力电脑在 2021 年初发生了数次故障,失去唯一的工作、娱乐中枢令人十分难受,更何况中枢内还保存着许多对我而言独一无二的珍贵数据。自那之后我才知道,我们往往过度相信我们依赖的设备,往往在失去数据后才意识到它们的重要性。

事实上,任何设备都有寿命周期。我们身边电子设备搭载的、用于存储数据的闪存,只能完好无缺地活过数百或数千次完全写入,往上就会慢慢入土。这很长,大部分用户很难让它报废,可是总有万一。更何况,大部分时候影响数据读写的,不一定是数据存储本身。举个例子,电池过放。只要让锂离子电池吃灰一年半载,再次翻出来时它就可能因为电压过低拒绝充电,甚至彻底告别人世。

不管哪方面出问题,一旦危及到数据,那都不是小问题。有谁希望自己珍贵的个人文件,比如写到一半的策划书、没来得及剪辑的视频、旧手机上存着的照片等等在某一天突然离自己而去呢?云端备份、存储是个不错的选择,但完善的数据备份绝不能只有云端。本文大致介绍了一些我使用的工具,主要面向 Windows / Linux 与 Android,也可能包含面向 Apple 大家族的内容。总之,从云端备份开始吧。

为什么我不推荐 LG Gram

这篇文章基本成形于我 LG Gram 送至北京售后点维修的十天。这十天里,我碰不到 Steam,写不了大型工程,没有 Typora 甚至连 Markdown 都用得糟心,唯一能让我重温代码的居然是跑在 Termux 上的 code-server

但这次硬件故障本身却并不是我不推荐 Gram 的原因。倒不如说,这次硬件故障让我更加坚定了我对轻薄本的执着,以至于刚出故障时我就已经决定,下一台电脑就算不是 Gram 也得是同类竞品(真的有吗)。

在此期间,我也想过要把 Gram 安利给身边的所有人,包括正在阅读本文的你。尽管如此,细细思索后我最终还是觉得,Gram 有它的目标人群,而它不一定是你。因此,不管我有多爱 Gram,我还是要讲讲,为什么我不推荐 LG Gram。

我个人使用的 LG Gram 型号为 14Z90N,i7-1065G7,8 GB DDR4 3200 MHz(后加同型号内存扩至 16 GB 双通道),512 GB PM981a,Intel AX201 网卡,14 英寸 LG 自家屏幕,72 Wh 自家电池,实测重 980 g。

站在普通人的角度,谈谈教育、兴趣、Linux 与编程

从迈入 2021 年以来,我就一直想写点关于这个话题的东西,但这毕竟输出的是自己的价值观,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能理解,更何况我还只是个涉世未深、从未迈出过象牙塔的本科生,又有什么资格对这个话题评头论足?

尽管如此,在身边多了很多对我擅长的领域感兴趣的人后,我觉得也差不多是时间好好想想很多事情的本质了。

本文基本为作者深夜自嗨时挥笔写就,可能部分语句没有道理没有逻辑甚至没有基本的语句流畅度,可能包含妄加论断和大放厥词,还请谅解。此外,作者本人对思想交流持开放态度,欢迎参与讨论或留下反馈,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