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接又一次意难平

在我从面试教室出来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想过,第二天迎接我的是拒绝。就像我也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生活真的是一盒巧克力,昨天吃到的还夹着牛奶的香味,今天就变成了 100% 的黑巧,甚至连可可香味都没有。

和我经历过的那么多重要节点一样,在结果揭晓的那一瞬间,我的内心平静似水。和我经历过的那么多重要节点一样,它留下了又一次深刻的意难平。我释然了吗?我不知道。

It happens.

如何描述呢?和一个孩子不讲道理地把所有东西都砸得稀巴烂一样,我原来初具雏形的人生规划,也被一个没有我名字的名单砸得稀巴烂。

这或许并不全是坏事。推翻一切从头再来,意味着我有了全新的机遇和全新的选择,我可以追求更不一样的发展目标,可以朝着更不一样的自己前进。不过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那都可以是什么。从我得到消息的那一刻起,我的大脑一直一片空白,好像一直在想些什么,却什么都没想出来。让这样的我马上决定未来,未免太勉强我自己了。

曾几何时,我知道我可以不用担心我羸弱的化学知识,反正不久以后它们都会变成选修课学分里干巴巴的数字,随着时间风化;我知道我马上就能光明正大地坐在属于我的实验室工位上,和同专业的人一起努力;我知道我可以凭借我已经拥有和即将拥有的专业知识完成学业,找到一份比较体面的工作,成为一个我一直想成为的人。

但现在,我什么都不知道了。如果一定要为今天找一个主题,那它一定是「我不知道」。仿佛宕机一般,我再也不能好好思考问题,再也不能顺畅地表达自己。我甚至还没有想透到底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我下个学期仍然要做化学实验,仍然要学有机化学、物理化学;只知道浑浑噩噩快要到头的这一年,被无限期地延长;只知道我一直以来对浑浑噩噩大学四年的恐惧,可能注定要成真,而我还浑然不觉。

此时浑然不觉的我,真的可以就这样从容接受自己、接受现实吗?还是说,我会在某一刻突然清醒,然后抱头痛哭?如果说海啸往往晚于地震,那地震已经来了,海啸呢?

海啸尚未降临,选择已经将我淹没。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了。我应该继续尝试转专业?尽早安定在化工类?跨专业考研?或者……我真的如我所想的,那么热爱着 Computer Science,以至于需要消耗那么多东西,来为我的热爱陪葬吗?

一直以来,我秉持着「躺平等死」的态度逃避问题,想把一切留到最后一刻再解决。一直以来,我都知道,我总会无处可逃。在大半个学期过去,我好像还什么都没做到时,我突然也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我终究还是期盼着万事顺意,期盼着让未来的自己活得有模有样,期盼着在纷扰繁杂中以我的步调不断向前。我终究不是能看淡的人。

如果我是那样的人就好了。

在久远往昔的展望中,我也曾顽强地说出「不再后悔」。时至今日,在踽踽独行的我真的懈怠、逃避了那么多之后,我也不知道我后不后悔了。

It happened.

这不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意难平,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。我所知道的是,没有人说得清特定的事对特定的人会产生怎样的影响。我们都没办法预知微小扰动带来的未来。

几年前某个夏日的下午,我落榜了高中的自主招生考试,在座位上哭得稀里哗啦。今天再来回忆,也许当时的成绩不佳从高中一直注定到今天,也许当时的成绩不佳帮我回避了更多的遗憾,也许当时的成绩不佳让我认识了更好的人、行过了更好的路。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当我今天回过头凝望我的人生,这一次的难受,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曲折。它并没有阻止我在我的高中度过三年。

也是在几年前某个夏日,我在百般纠结甚至差一点就放弃机会的情况下,最终还是向模拟联合国提交了申请表。我绝对想不到,当时这小小的举动,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戏剧性地改变了我整个高中甚至整个人生的轨迹。

如果转专业失利是我大学碰到的第一个不如意,它又会带来什么?我不知道,我也不可能知道。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嘛。

去年这个时候的我对怀念高中生活的大学生嗤之以鼻,今年这个时候的我不争气地希望那段混着蝉鸣的回忆从未终结。在未来真正到来之前,一切都是未知数。

而我祈祷着明天更好的太阳,祈祷着无数个明天的回望中,我还以不让自己后悔的姿态活着。

not found!